主辦單位: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員會
首頁 | 頭條 | 要聞 | 高層 | 政法 | 掃黑除惡 | 隊伍建設 | 全國動態 | 市縣動態 | 黨風廉政 | 法學會 | 法院 | 檢察 | 公安 | 司法 | 政法文化
中國長安網 江西政法網群:
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丨時代是出卷人,我們是答卷人,人民是閱卷人丨傳承紅色基因,弘揚優良傳統丨與歷史同步伐、與時代共命運丨藍圖已繪就,奮進正當時
要聞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要聞 > 內容
征文選登 | 用心解開心結
來源:江西政法 作者:未知 時間:2019-10-21 瀏覽字號:[ ]

用心解開心結

文?永豐縣人民法院陳春英

在刑事審判庭待的時間長了,見多了欺瞞盜搶、生死仇怨,面對似乎永遠源源不斷的犯罪啊被告人啊,我一直在思考著這樣一個問題:法官的工作價值到底體現在哪里?

去年3月,我受理了一起故意傷害案件,立案之初,就聽前來移案的檢察人員說,這個案子好難纏。不就是普通的傷害案件么,還能難纏到哪去?

帶著好奇,我在第一時間仔細閱了卷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,這竟然是一起發生在親兄弟間的傷害案件,雙方可以說是“積怨已深”,光行政處罰決定書都有三份,還曾有過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底,這次居然有一邊站到了刑事被告人席上。

究竟是什么讓原本是親密無間的手足,“淪落”到對簿公堂、身陷囹圄的境地?

兩兄弟都已年過四旬,從小感情就好,前些年手頭寬裕了,還合伙蓋起了房,說住在一起相互間有個照應。眼看著小樓拔地而起,裝修也接近尾聲,就等著喬遷新居了,問題卻突然冒了出來——弟弟劉文在一次酒后將大哥劉華大罵了一頓,還聲稱這家不搬了。之后的一年多時間里,兩兄弟沒能住進新房,還多次動起了手,沖突一次次升級。

2016年2月4日,農歷小年,兩兄弟在舅舅家吃飯,席間又爭吵起來,被勸開后,二人氣呼呼地各自回了家。傍晚五點,劉文帶著妻子來到劉華家中,兩兄弟再次爭吵,互打了兩拳后,被旁人拉開了,喝了點酒的劉文卻不肯罷休,一直罵罵咧咧,又打了劉華一拳,劉華氣急,隨手撿起一把鐵鍬揮向了劉文,致其輕傷一級……于是,喜慶的新年,兩兄弟一個躺到了病床上,一個關進了看守所。

“一定要重重地判,連親弟弟都下這種狠手,你看我這傷口……”劉文情緒非常激動,隔三岔五就來找我,要求重判。而當我問及他們第一次大吵為什么發生時,他回答:“別人說這個房子我吃了好大的虧,他吃了我好多錢!”“難道你們沒有記賬嗎?”“記了,也做了結算,可是別人說,他在賬上做了手腳。”“你為什么認為吃了虧?”“我負責工地,他負責買材料,價格什么的都是他說了算。”交流陷入僵局,劉文一口咬定哥哥在建房賬目上欺負了自己。

“他這是胡說八道、胡攪蠻纏,這賬都算了好幾遍了,非要說我吃他。”在看守所訊問室,劉華的情緒同樣激動,“而且,我是正當防衛,是他先動手的。”“你們母親來找過我好多次,來一次流一次眼淚。”當聽及母親的消息,這個年近半百的漢子終于紅了眼眶:“她老人家受苦了,不知道這身體扛不扛得過來啊!”“不管怎樣,我不能拿鋤頭往他頭上招呼,實在是太沖動了,畢竟是自己的親弟弟啊!他現在恢復了嗎?還在住院嗎?”沉默許久后,劉華終于問起弟弟的近況。

我將這次會見的情況告訴了劉文,當聽說哥哥身在看守所,還擔心他的身體時,他也陷入了沉默。“也許是搞錯了呢,要不要我們再來核核這賬?”我趁機問他,他當即就同意了。

之后,我們請來一個會計,花了整整一上午的時間,將他們的建房單據、賬目進行了核計。

“沒有問題!”當聽到這個結果,劉文明顯是如釋重負的。

接下來的事情變得很簡單,劉文撤回了刑事附帶民事訴訟、出具了諒解書,還央求我一定要帶他去看守所看哥哥。

看守所里,劉文首先道了歉,稱誤會了哥哥這么久,兩兄弟前嫌冰釋,隔著鐵欄都嚎啕大哭了起來,站在一旁的我們也忍不住紅了眼眶。

5月初,我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劉華拘役三個月。宣判當日,兩兄弟年近八旬的母親老淚縱橫,拉著我說,等他們搬了家,一定要你們到新房子里去喝口茶。

我陷入了深思,終于明白了法官的價值,其實就體現在那一個個在我們看來微小、平常,但對當事人而言則是天大之事的案件中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而每一個刑事案件當事人心中,也都有著郁郁難平的千千結。我們要做的,是通過實實在在的工作,去解開看似無解的心結、去化解看似不可調和的矛盾,從而還家庭及社會以安寧……

主辦單位: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員會

備案編號:贛ICP備17006429號-1

聲明:江西政法網 © 版權所有
8bo足球即时比分